福岛的复兴

  1. HOME
  2. 福岛的复兴
  3. 「加油福岛」各界人士的采访汇总

刊登于「加油、福岛」、“生活在福岛人的心声”和“外国居民的投稿”的内容总汇。
※表示的居住地为采访时的居住地。

NO.97以后的部分请看这里 

No.96  亚帕卡∙提拉南女士(来自泰国∙居住于福岛市/2018年2月采访)

  25 岁的时候,我因为结婚而来到日本。最初在长野县住了5年,之后来到了福岛县。东日本大地震发生的时候,我因为当天工作休息所以正好在买东西,正当买完东西坐回车上的时候发生了地震。随后又发生了核电站事故,但是我还是选择了留在县内。据说泰国大使馆作为避难处,为大家准备了千叶县内的泰国寺院,还为希望回国的人准备了单程机票。我从去年5 月份开始在县厅工作,负责口译和笔译。我现在通过LINE 和住在泰国的人交流,同时用「We LoveFukushima」的Facebook 网站来介绍福岛县的观光地。口译的时候,我感到日语中的敬语特别难,但是非常值得挑战。我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语言、喜欢学习,所以现在这份工作对我来说非常适合。当我十多岁还在泰国的时候,曾经看到家里的日历上有一件和服,当时觉得非常美丽,非常向往。那时还不知道这件和服是日本的服装,随着成长也把这件事给忘了。来到日本后,当再次看到和服时,又重新回忆起十多岁时的感觉。现在看来,我和日本可能很有缘分。福岛是一个到处都是美丽风景的地方,到了春天,在县内各地可以看到各种盛开的鲜花。例如喜多方日中线的垂樱、只见川的第一桥梁、平田村Jupia-landHirata 的芝樱等等都非常值得.一去,我希望大家多去参观。

No.95  佛郎西斯∙阿莫米∙沃括提先生(来自肯尼亚∙居住于二本松/2018年2月采访)

  我在内罗毕的健身俱乐部当健身教练的时候,认识了由JICA派来肯尼亚的妻子。在2007 年的时候,我来到了妻子工作单位所在地的二本松市,并从2012年3 月份开始,在JICA 二本松训练所担任英语教师。在来日本之前,我对于日本的印象停留在精工的手表、丰田的汽车、佳能的照相机这些方面。来到日本后看到日本这么发达,非常吃惊。新干线、高楼大厦、崭新的车辆以及清洁整齐的马路,还有干净的厕所、新鲜的蔬菜和水果,人们都穿着制服在工作。所有这一切都非常美好,大大超过了我的想像。东日本大地震发生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公寓。因为在肯尼亚没有遇到过地震,所以我非常惊慌,立刻逃到了室外,看到眼前的大楼在不停的摇晃,我还以为大楼会倒塌。在大楼停止摇晃后,我赶紧回家拿着护照和钱,穿上保暖的衣服后再到室外避难。等地震停止以后我回到家里,然后紧急地震速报又再次响起,我又到室外避难,我就这样来回了好几次。后来,我看到电视里播放海啸的新闻,大吃一惊,赶紧问周围的人海啸是否会到二本松来,被告知不要紧,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地震后,我一直将护照和花生、防寒服、钱等装在包里以防万一,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左右。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我也考虑过是否要到县外去避难,但是我还是相信日本政府说的安全,并且信任日本的技术,所以选择了留在县内。福岛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没有交通堵塞,房租也不贵,蔬菜水果非常新鲜。最近听说原来的禁止入内区域浪江町新建了一家购物中心,有机会的话想去看看。

No.94  比晓蒲·婕尼伐(来自美国·居住于伊达市/2017年11月采访)

  我于平成29 年2 月成为伊达市国际交流员开始工作。我是4 年前作为ALT(英语指导助手)来到日本的。我在高中生时学过日语,并且被日语的发音和婉转的表现方法所吸引,对日本产生了兴趣。我曾经在90%的同学都是外国人的环境中学习过,所以蒙发了也想去外国生活的念头。我是通过电视新闻知道核电站事故的,但是在看到各种测定值以后,觉得这里并没有问题。福岛的山非常美丽,我也非常喜欢登山,工作中有时也会带外国人登灵山。至今为止,我已经攀登了县内30 座山,最喜欢的是灵山和女神山,并准备明年去攀登饭丰山。我现在通过看书和看电视剧来学习日语,最近特别喜欢看「深夜食堂」这部电视剧。在工作中能和当地居民进行交流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我在保育园和幼稚园教孩子们用英语唱「闪闪星」,从幼儿期开始接触外语是一种很好的体验。我喜欢看见孩子们的笑脸。

No.93  方万坦 (来自越南 居住在会津若松市/2017年11月采访)

  我现在在会津大学进行光缆通信的研究。我是在大学3 年级的时候因交换留学来到了日本的,大学2 年、大学院2 年、博士生2 年,现在是来日后的第6 年。我在越南的时候就开始学日语,在2011 年9 月份接到大学的通知「明年4 月份转入会津大学」,因此我来到了福岛。在决定来福岛留学之前,我和会津大学的越南人教授取得了联系,并收集了很多福岛县核电站事故和放射线影响的信息。当时越南的电视新闻在连日报道福岛的核电站事故,所以我的父母非常担心,反对我来留学。但是在直接和这里的教授商量以后,最终同意我来留学。现在我每天从早上到晚上10 点做研究,每周一次作为助手在上课时作些辅助工作。周末和别的留学生一起玩排球或足球。关于将来,我希望自己能考取日语检定1级,并在日本的研究机构就职,为此我坚持在会津若松市国际交流协会的日语教室学习。会津的樱花、红叶、雪都是越南所没有的自然景色,我希望自己住在会津的这段期间内,我的父母也能看到这些美景。我想告诉所有的人「在福岛,我和大家一起生活得非常愉快,我们过着平凡的每一天」。

No.92  岩泽 克里斯丁娜女士(来自菲律宾·居住于白河市/2017年8月采访)

  我来到日本后,先在东京、广岛及群马等地居住了一段时间,10 年前搬到白河市一直生活至今。和菲律宾相比,日本的生活非常安全,而且关于女性就业方面的制度也很完善,所以无论在日本的什么地方生活,印象中没有发生过不好的事。但是在东日本大地震发生时,因为当时没有收集信息的手段,所以一些信息及祖国的大使馆发出的重要通知都是事后才知道的。有了这次经验以后,现在特别注重和朋友以及同胞的交流,经常用智能手机和大家联系,并且在生活中遇到问题后大家能互相帮助。我在日本生活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一般的问题都能一个人独自处理。但是从孩子学校来的通知以及从市役所来的各种文件,这些日语都非常难,常常因为不能完全理解而为难。另外,关于自己老年以后的年金和介护制度也不太了解。我想和我一样情况的长居日本的外国人一定为数不少,所以如果有机会学习日本关于老年人的各种政策的话,我一定会去参加。

No.91  荒井 索尼亚 娜欧米女士(来自巴西·居住于会津若松市/2017年8月采访)

  我作为福岛县的县费留学生,今年春天开始在会津大学学习。我的曾祖父和曾祖母都出生在福岛县,因为这个缘故,在巴西我一直参加福岛县同乡会的活动。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去自己的祖籍地福岛、以及学习关于日本的各种文化,这次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来到日本时,会津正好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我立刻被这美丽景色所感动。在我的祖国有各种各样关于东日本大地震的报道。我最留意的是关于放射线的信息,对健康有没有影响、对生活带来什么不便等等,并且注重这些信息是否是由专门机构发表的正确消息。另外,我的出生地巴西圣保罗州是一个没有暴雨、台风、大雪之类特大自然灾害的地方,为此我也事先考虑了在日留学期间万一发生意外时该如何行动、如何应急等问题。除了在大学学习以外,我还积极参加县内的各种活动和交流会,以及到各地观光地去观光,来充实我在福岛的日常生活。在从家里去大学的路上,我每天站在同一个以磐梯山为背景的地方拍摄田园风景,从耕地、插秧到割稻子。我考虑将这些照片做成延时摄影视频,来传播会津美丽的自然风景。

No.90  梅赛德丝·克露司女士(来自美国·居住于福岛市/2017年2月采访)

  我是2016 年夏天来到日本的,现在在福岛市内的高中当ALT(外语指导助手)。在福岛开始新生活的那一天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地震,使我感到不安。随后,我又经常坐错电车和巴士,由于福岛和我出生长大的美国南部非常不同,使我感到有些困惑。但是现在我认为,在新的地方生活有不习惯的感觉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我在习惯这种感觉,并且非常享受这种感觉。我现在积极参加各种国际交流活动,以及可以接触到日本文化的各种机会,想发现各种还不为人知的福岛的魅力。其中我发现,福岛的「食」非常适合我,使我保持精力充沛。特别是桃子、梨等水果的美味可口,使我感到非常幸福。我将福岛的水果又大又甜水分多这一特征,告诉了我的家人朋友。对于东日本大地震后的福岛,至今还有很多负面传闻,很多外国人对此有很多误解。对于农副产品也存在着同样问题,到了福岛以后才知道传闻和实际情况并不一样。今后我将有机会参加视察团参观县内各地,我将对福岛的复兴状况做进一步的了解。

No.89  工藤久瑟菲娜女士(来自菲律宾·居住于郡山市/2017年2月采访)

  我在郡山市已经生活了27年了,比在自己国家生活的时间还要长,觉得自己的感觉已经慢慢接近日本人了。日常生活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但是6 年前的大地震时非常慌张。幸好郡山市内受灾不太严重,不久就恢复正常了。但是后来听说有很多人在郡山市内的临时住宅里过着避难生活,觉得这并非和自己完全无关,所以参加了教会的义务活动。我每个周六周日都去教堂做弥撒,参加者不仅有菲律宾人,还有来自越南、美国等地的外国人。特别是复活节和圣诞节的时候,还有很多从郡山市以外赶来参加的人。从同胞看来,我大概像姐姐或者母亲,经常有人找我商量在日本的生活,以及家庭内交流的事。作为我来说,能经常用母语来和别人交谈也是一种放松的方法。我认为,有一个可以聚会的地方,在那里大家经常见面彼此熟悉后,如果有烦恼的话也不会孤独无力,为此我们平时都频繁地取得联系。

No.88  本·丝蕾妮起女士(来自柬埔寨·居住于福岛市/2016年11月采访)

  我是2004 年来到日本的,来后一直住在福岛市。在去泰国新婚旅行的时候,喜欢上当地的传统按摩,后来又特地去泰国学习,取得了专业资格证书,并在福岛市内的按摩店工作了3 年。我在东日本大地震之后开了自己的按摩店,除了想发挥自己的经验和能力以外,看到很多人因为震灾而引起的不安和精神紧张,我想用我的按摩技术为大家尽力。因为是和客人一对一的工作,所以我觉得和客人交流、并且根据客人的状况进行按摩是非常重要的。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日语已经没有问题了,但是孩子们上学后,学校使用的日语、以及工作中有时会出现一些不懂的日语,为此去年开始我又到日语教室学习日语,希望自己的日语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灵活运用。最近,日本有好几个地方发生自然灾害,每次看到新闻都很担心。但是,回想起在我的祖国发生的悲惨事件,我觉得日本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国家,大家都非常重视生活上的安全问题,因此生活很安定。我觉得「生活于此」是一种幸福。

No.87  左·维仙朵女士(来自英国·居住于福岛/2016年11月采访)

  今年8 月,我来到(公财)福岛县观光物产交流协会工作。今年7 月底之前,我作为ALT(外语指导助手)在长崎县云仙市工作了1年,期间经历了4 月份的熊本地震。我所居住的地区震得非常厉害,当时我非常惊慌。 从这次经历我意识到,无论居住在日本的什么地方都可能遇到自然灾害,因此在搬来福岛以后,我首先确认了紧急情况发生时的避难场所,并准备了紧急时随身携带物品袋。我的工作是以一个外国人的眼光来介绍福岛县,并在海外为福岛县做宣传。福岛县围绕在大自然之中,虽然也有大城市的感觉,但是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并且还保留着许多传统文化,我认为这些都是福岛县的魅力所在。因为工作原因我接触到很多人,今后,我将利用这些关系来宣传福岛县,特别是福岛县的一些未被人知的魅力,同时也将介绍东日本大地震5 年后福岛县的复兴进展情况。我将利用我居住在福岛县这个有利因素,向世界发出福岛的信息。●Rediscover FukushimaURL:https://rediscoverfukushima.com/

No.86  伊斯麦易尔·帕芙米(来自印尼·居住于福岛市/2016年8月采访)

  我是2014 年夏天作为技能实习生来到福岛的。当时几乎不会日语,对于东日本大地震和核电站事故这些福岛的详细情况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有一位住在千叶的印尼前辈,帮我找到了我住所附近的日语教室。我几乎每周都去日语教室学习,现在日常会话已经没有问题,对于地震和风雨等自然灾害的发生已经有了一定的意识。另外,日语教室有来自各个国家的人,为了介绍自己国家文化习俗,我作了些调查,通过这些调查,我对自己的祖国又有了新的发现。福岛县有个名称为「Communitas 福岛印尼」的印尼人活动小组,我是负责人。我们有定期聚会,有聚餐、去外县旅游、参加地区活动等等。我们还和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一起共办了垃圾区分法的学习会,在日常生活中起了很大作用。在日本,我学会了积极参与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并通过行动力来扩大自己的可能性。今后我会继续保持这种挑战精神,希望将来可以从事连接日本和印尼两国的工作。

No.85  齐立芳(来自中国·居住于福岛/2016年8月采访)

  我是1999 年来到日本的,以后一直在日本和中国来回穿梭,从去年秋天开始又回到了福岛市生活。我的两个儿子在福岛市内的小学和中学学习。最初有点担心他们是否能适应学校生活,但是在周围人们的亲切关怀下,他们现在都每天高高兴兴得去上学。为了他们的将来着想,我希望他们能在日本上高中,所以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先让他们学日语。今年6 月,我们参加了外国儿童和家长的住宿交流会「多文化儿童野营」。儿子们自始至终非常高兴,我也从主办方及其他家长那里得到了许多关于学校生活以及今后升学的信息。我平时和中国人以及其他的外国人没有什么交流,这次活动是我意识到信息共有的重要性。关于自然灾害,我认为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发生,所以我觉得应该从平时做起,万一发生也不要慌张,保持冷静。

No.84  后藤凯瑟林女士(地震时居住于福岛市,现居住于大阪市。来自菲律宾/2016年2月采访)

  东日本大地震后立刻,我的手机不断接到住在县内菲律宾人的电话,我将避难巴士和飞机的消息告诉大家。当时非常手忙脚乱,但是后来受到菲律宾大使馆的表扬,使我意识到自己为同胞作了一件好事。我由于工作需要以及为了家人的将来着想,于2014 年春天离开了福岛市,现在工作于大阪市内的会计事务所,同时还在做他加禄语翻译及生活咨询员的工作。另外,我还被邀请去学校及地方政府做演讲,因为我在福岛市经历了东日本大地震,所以我会把我的经历告诉大家。

No.83  手冢玲子女士(居住于福岛市、来自中国/2016年2月采访)

  经历了东日本大地震后,我对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事来为福岛做贡献这个问题有了强烈意识,因此地震发生一年后我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口译和笔译,同时随着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现在还在帮助去中国发展的企业,并为县内的外国居民参与社会作出一份贡献。最近我们开展了“福岛复兴业务”,接受了福岛县委托的观光事业,同时参与了针对中国观光客的宣传活动。今后我们将会保持这种“不断挑战”的精神,进一步的提高和发展自己。

No.82  阿丽松 拉姆(福岛市, 来自澳大利亚/2015年11月采访)

  我是2011年夏天,作为ALT(外语指导助手)来到福岛市的,现在在市内的中小学教英语。刚来日本的时候,因为正值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不久,再加上生活在文化背景不同的异国他乡,所以我非常想家。但是福岛的时间缓慢流动这种悠闲的气氛正适合我,所以现在觉得生活非常舒适。和周围的人相比,我对自然灾害的危机管理不太在意,上次大雨时收到避难信息后也没有特别注意。今后希望自己能够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得到正确的信息,并采取正确冷静的行动。

No.81  姆大奇 巴菲特(福岛市, 来自苏丹/2015年11月采访)

  我是2015年9月来到日本的,现在在福岛县立医科大学当研修医生。对于在福岛的生活,我并没有感到特别不安的地方,现在每天都在为工作而奋斗。在工作单位一直使用英语,所以不会日语也没有感到不方便,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则觉得日语必不可少。我将在日本工作10年,为了能和同地区的人们进行交流,我现在每周都在学习日语。

No.80  李莉岩(郡山市, 来自中国/2015年11月采访)

  我们于2015年3月成立了「日中文化交流会 幸福」,会员是居住于郡山市内的中国人及其孩子们。对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感兴趣的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会员。我们通过教孩子中文,以及举办瑜伽和中国舞蹈讲座等活动,来加深大家的交流和理解。我自己在刚到日本时,以及东日本大地震时,有想求助于他人却不知如何是好的经验,如果是外国人的话我想大概都会有和我同样的经验。所以我们希望能建立一个互相体谅,相互帮助,和谐共存的地区社会,并为此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No.79  后藤 丽华(福岛市, 来自中国/2015年6月采访)

  最近,作为讲师,我参加了一次由日本人和外国人一起讨论共生共存问题的集会,我认为在日本生活的话,学习日语是必不可少的。除了和家人及日本朋友交流以外,陪伴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时也少不了日语,不会日语的话就不会有美好的明天。信息收集是我的短项,地震后为了掌握正确的信息费劲苦心。我现在利用微信和LINE 等社交媒体,和同样来自中国的朋友频繁联络,同时也减轻了日常生活中的精神压力。

No.78  凡依赛 布力迪 阿尔曼匣(福岛市, 来自印度尼西亚/2015年6月采访)

  我于2012 年11 月作为技能实习生来到福岛,到今年秋天为止,为期3 年。在学习期间我学会了建筑机械的操作及焊接等技术。我经历过2004 年的苏门答腊岛地震,当时我和家人,以及当时正在上学的高中尽管都没有受灾,但是由此知道了大规模灾害突然发生时的恐怖,因此加强了日常的灾害防范意识。在福岛生活期间也遇到过几次大地震,每次我都尽量作出冷静的判断,避难场所在哪里,怎样保护自己等等。同时,为了在受灾后能够得到正确的信息,我还在学习关于灾害方面的日语。

No.77  佐佐木 马利珊女士(福岛市, 来自菲律宾/2015年6月采访)

  我有读高中的女儿和读中学及小学的儿子,孩子们的作息时间各不相同,我也有自己的工作,所以每天都忙忙碌碌。我是地震以后才来到日本的,因此并不知道东日本大地震和核电站事故当时的情况,但是对于自己孩子的健康问题一直非常注意。
  休息天时,我尽量去参加外国人的聚会,和同样来自菲律宾的人交谈,可以得到很多在日本生活中的参考。

No.76  铃木 米拉索儿(磐城市, 来自菲律宾/2015年2月采访)

  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铃木女士立刻到位于郡山市的公公婆婆家、以及姐姐居住的和歌山临时避难,但之后一直居住在磐城市。尽管2年前次子出生后,铃木女士的每一天都变得非常繁忙,但是现在在英语会话教室工作,过着平稳安静的生活。铃木女士表示,东日本大地震后去临时避难的人正在逐渐回来,另外,还有人因工作或结婚而到来,因此现在磐城市内来自菲律宾的人非常多。同是来自菲律宾,但是由于居住地区及年龄、生活环境不同,因此大家组织了各种交流团体,今后大家将齐心合力共同努力。

No.75  吴 杰(福岛市, 来自中国内蒙古自治区/2015年2月采访)

  吴杰先生于2010 年来到日本,在东京都内的日语学校及大学学习,在去年春天转入福岛大学。选择福岛大学,除了有自己想学的知识以外,更重要的是地震后作为志愿人员来到福岛的时候,吴杰先生觉得福岛的宁静与自己的故乡内蒙古非常相似。吴杰先生现在在福岛大学专攻经营学,在实习过程中因制作广告及编辑杂志等活动,认识了县内企业的各界人士。吴杰先生非常珍惜这个缘分,考虑毕业后要在福岛县内工作。

No.74  塔帕 比尼塔(福岛市, 来自尼泊尔/2015年2月采访)

  塔帕·比尼塔女士于去年春天来到福岛日本语学院学习。在这一年中最高兴的是去了相马和磐城,第一次看见了大海。塔帕·比尼塔女士只看到过屏幕上的海,所以这次到了海边后和朋友们一起兴奋至极。但是听说了地震发生时,福岛县海岸有几米高的海啸到来一事之后,开始有了防灾意识。
  塔帕·比尼塔女士在春天将进升到高级班,日语的学习也将越来越难。塔帕·比尼塔女士表示,毕业后希望进入日本的大学深造,为了实现将来从事观光工作的梦想,她会不懈地去努力。

No.73  芟花 南西 幸(会津若松市, 来自巴西/2014年11月采访)

  我的父亲出生于双叶町,外公外婆的家乡是本宫市(旧本宫町)。我从小就参加了在巴西福岛同乡会的活动,所以对于东日本大地震感到非常痛心。现在,我作为本年度开始恢复的福岛县费留学生的一员,在会津短期大学学习平面设计。通过这次留学,我在福岛县学到了自己想学的知识,同时看见了福岛的现状,好机会接踵而来,对此我感到非常欣慰。

No.72  赛布洋 欧豆巴亚如(福岛市, 来自蒙古国/2014年11月采访)

  2011年春天,地震发生后不久我来到福岛大学留学,明年春天将进入大学院学习。我在大学学习企业经营,还参加了创业者培训课程并在美国进行实习,为将来开展自己的事业而在积累经验。
  最近我参加了「全国学生英语演讲比赛」,演讲的题目为「加速震灾复兴的步伐!」。我认为下一代最需要的是培养高能力人材的教育,我也希望自己能积累各种经验不断成长。

No.71  泽上 蔷(郡山市, 来自越南/2014年11月采访)

  我是于2007 年来到日本的,现在与家族成员一起经营饮食店。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店铺被震塌因而受灾,但是之后我们又重建了店铺,现在常客们也终于又回来了。店里有来自越南以及其他国家的工作人员,有些人对日语理解有困难,所以我们对于大家齐心合力互相帮助感到非常重要。
  近年福岛县内来自越南的技能实习生及研修生有所增多。我希望尽我的力量为他们提供有益的生活信息、帮助他们解决困难。

No.70  巴斯 穆罕默德(福岛市, 来自巴基斯坦/2014年10月采访)

  穆罕默德先生居住于福岛已经12 年了,一直从事于中古车的出口业务,近年还开始销售车辆的音响装置及导航装置。尽管工作非常繁忙,难得有安静的时候,但是现在和家人一起度过平稳的每一天,觉得无比的幸福。以前一直认为「只要活着就会有很多艰难困苦」,但是由于得到周围人的亲切帮助,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自己,对此表示非常感谢。

No.69  艾玛 威尔森(川㑨町, 来自英国/2014年10月采访)

  威尔森小姐于2010 年9 月开始在广岛市的大学留了一年学,在利用春假去东京玩的时候遇到了东日本大地震,因为从没有体验过地震,所以那时候受到的打击永远不会忘记。今年8 月开始,作为川㑨町的ALT(外语指导助手),在川㑨町的中小学教英语。大学时专攻的是语言学,通过ALT 的工作又感觉到日语有与英语不同的魅力,为此有了希望今后用日语来工作的念头。

No.68  威廉 帕特里克 蒂姆斯(矢祭町, 来自英国/2014年10月采访)

  蒂姆斯先生是于2013 年春天来到日本,现在住在矢祭町。在来日本之前,蒂姆斯先生尽管对日本的文化、生活习惯以及福岛县有一定的了解,但实际生活了一段时间后还是有很多新发现,而且每次都有新鲜感。蒂姆斯先生是通过Facebook 知道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有「天下一家」这项活动,并参加了这一活动。通过这次活动和其他的参加者作了相互交流,大家都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觉得这是一项非常有趣的活动。现在正在制作介绍福岛魅力的动画,并在期待它的完成。

No.67  威力雅奇森同 雷库力透(福岛市, 来自泰国/2014年5月采访)

  来到日本1 年半后的2011 年4 月,进入了福岛市内的高中。当时为了融入周围环境、让自己的日语更上一层楼并且理解上课内容而拼命努力。所幸碰到的人都很友好,所以这3 年过得非常充实。今年4 月进入了公司工作,在新环境开始了新的奋斗。以前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一直是采取逃避这一手段,通过经历了东日本大地震、体验了日本的生活之后,知道了无论什么事不是自己解决的话不会有进步。我希望自己的经验能给和自己相同境遇的孩子一点启发。

No.66  美谷 玛丽亚(福岛市, 来自菲律宾/2014年5月采访)

  今年春天开始作为菲律宾语的咨询员在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工作。在福岛市已经住了20 多年,在时隔一段时间再回国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外国人」,会学到很多新的东西。对于来自同乡的咨询,我希望自己能站在对方立场上为对方着想。地震后我对任何事都变得非常神经质,现在在周围人的协助下,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每天因为工作和家务、教育孩子等事我都非常忙碌,但是现在能心平气和地来享受这个忙碌感了。

No.65  元昌燮(福岛市, 来自韩国/2014年5月采访)

  在2006 年夏天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我在福岛市的一户家庭体验了一个月的寄宿生活。寄宿家庭的人非常亲切,碰到的人也都对我非常友好,回国后使我有了要到日本学习,并希望在日本工作的强烈念头。之后又非常巧合地到福岛大学来上学,使我觉得非常高兴。为了服兵役休学了2 年,今年4 月又重新回到大学上课。重新开始在日本的生活之后,我知道了更多日本的语言、文化和习惯,同时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幼稚之处,知道必须不懈的努力才会有进步。

No.64  可拉宋 拉宋 纪子(福岛市, 来自菲律宾/2014年5月采访)

  纪子女士在福岛市内主持英语会话教室已近20年了。有些以前教过的学生,现在带着他的孩子来学英语。近几年纪子女士在尽力于一直想干的社会奉献活动,并参与了祖国的小学建设。
  我刚来日本的时候,周围外国人还很少,不仅是语言和文化不同,而且为了和人交往时的种种琐事,我也费了不少心。经常有住在福岛的同乡人来找我商量问题,这时候我就觉得我以前的经历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的宗旨是不说「麻烦」这个词,不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笑脸,不忘自己的梦想和希望。东日本大地震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所以我每天早晨在祈祷的时候,会考虑今天一天怎样才能过得愉快,不去考虑那些烦恼的事。

No.63  鹫尾 丽(郡山市·地震是居住于川内村, 来自中国/2014年3月采访)

  我原住川内村,由此不得不避难。稍后搬到郡山,但是只能和地震前一直居住在一起公公婆婆分开生活。后来丈夫又单身到外地工作,现在和年幼的孩子一起3 个人生活,处处都不习惯。我本来想尽快恢复全天的工作,可是由于生活节奏不能稳定因此而感到很为难。但是搬到郡山生活后,有机会交了很多小朋友的母亲(妈妈朋友)和同乡朋友。这大概是因为体验了震灾之后,大家都体会到互相帮助和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在此要感谢给于我帮助的各位,今后也希望将此关系一直保持下去。

No.62  巴头鄂尔德 拉姆扬晶(福岛市, 来自蒙古国/2014年2月采访)

 我是在东日本大地震后的2011 年春天入学于福岛大学的,当时同年同学科的留学生只有7 个人,一开始的学生生活是充满担心和不安。幸亏大学里有蒙古高校时代的前辈一直照顾我,使我顺利度过。随后,通过震灾志愿活动接触到了住在临时住宅里的人,这使我认识到我在福岛的学生生活对于自己的人生来说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另外,我还通过参加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的活动来介绍蒙古国,这使我有了要对自己的祖国做进一步的了解、要发出正确信息的想法。在剩下为期一年的学生生活里,我将时时考虑生活在福岛的我现在能够做什么,度过这一段有意义的时间。

No.61  丹野 杰里厄多(磐城市, 来自菲律宾/2014年3月采访)

  东日本大地震后,我把磐城市内的几个菲律宾人自行结成的小团体联合起来,成立了「磐城菲律宾团体」,现在约有50 名成员,每个月举行一次交流活动。关于生活面、孩子和语言问题进行相互商谈,成员之间还互相进行信息交流。最近,还在磐城市内公民馆举行了以小学5、6 年级学生为对象的英语讲座,以及请了有识之士来做研讨会。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大家团结起来互相帮助的话,可能性就会变大,今后还将把这样的活动持续下去。

No.60  寺田 帕尼达(郡山市, 来自泰国/2013年11月采访)

  由于受到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我经营的泰国料理店不得不关闭,在2012 年的秋天好不容易再让饭店重新恢复营业。现在不仅是日本人,更有来自各国的外国人来到我的饭店。住在郡山市和白河市等附近的泰国朋友,我们经常相互汇报近况,有时还有人找我商量问题。地震后,好多人对于自然灾害的恐惧感一直不能消除。我住在日本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对于有难处的人希望能助其一臂之力。
  我现在因为工作每天都很忙,偶尔能休息的时候,就去郡山市的磐梯热海温泉轻松一下。每在这个时候,我会感觉到住在福岛真好。

No.59  大仓 玲(福岛市, 来自菲律宾/2013年12月采访)

  东日本大地震以后,住在福岛市的菲律宾人组织起了HAWAK KAMAY FUKUSHIMA,我也参与其中进行支援受灾者活动。2013 年11 月8 日发生在菲律宾的台风灾害,另人想起地震,其惨状使我非常痛心。我们一起活动的人都有同感,并认为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所以我们互相联系,聚集了衣物和救急食品等支援物资。同时还于2013 年11 月30 日(周六)和12 月1 日(周日),在JR 福岛车站东口广场进行了街头募捐活动。当天得到很多人协助并给于我们很多鼓励,对此我们非常感谢。同时让我们再次认识到,即使是很小的一件事,但是得到大家的协助就会变成很大的力量。

No.58  闵晟彦(福岛市, 来自中国/2013年12月采访)

  2011 年的春天,到福岛大学上学一事已经确定好了,但是因为东日本大地震的发生,我回了一年国,所以上学晚了一年。但是,在这等待的一年中,我掌握了有关核电站和放射能的正确知识,现在我没有任何不安,在过着我平稳的校园生活。今年我担任了福岛大学留学生会的会长,参加了学院祭和福岛市的国际交流大会。另外作为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国际理解出张讲座的外国人嘉宾,有机会给小学生和中学生介绍中国的文化和习惯。孩子们对我的话非常感兴趣,并专心致志的听讲我觉得非常高兴。我还有两年的校园生活,我将积极参加只有在福岛才能体会到的各种活动。

No.57  河野 惠子(福岛市, 来自中国/2013年8月采访)

  我在日常生活中,一直有意识的注意「保持平常心」。东日本大地震以后一段时间里,我有些失去了冷静,即使是个细小的问题,也会因此而担心是不是会影响到女儿的成长。幸好因为有工作要做,在与周围人同心协力地度过一段时间以后,转变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我认为不如意的事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总有一天情况会变好,并能够从各种不同角度来看问题了。
  因为有核电站问题,所以福岛现在还是困难重重,我将不断收集各种信息,为了福岛的复兴,尽自己的力量,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No.56  本田 直木(福岛市, 来自菲律宾/2013年8月采访)

 在东日本大地震发生10 天前,我的家遭到了火灾这个大灾难。家里人只能暂时过分居生活。同时,由于地震的影响,工作的开始时期也比预定晚了两个月。2011 年只有不好的回忆。尽管只有这些不愿回忆的往事,但是在经过了厨师学习以后,今年夏天终于在福岛市内开了自己的饭店。现在每天都非常忙,但是过的非常充实。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客人到我店里来。并且希望通过不懈的努力,将来能够再开分店。

No.55  刘 芳(福岛市, 来自中国/2013年7月采访)

  东日本大地震时,正值大学放春假,我正好在家里。虽然新泻的中国总领事馆来通知避难,但是我不愿意将丈夫和丈夫的家里人留下,自己一个人避难,所以没有回国。对于我来说,与家里人共生存比放射线的恐怖更重要。 <10>年前,刚到日本来的时候,语言也不通日本的生活也不习惯,非常辛苦。和那时候相比,经过这次地震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得坚强了。另外,我也改变了以前不太考虑别人的习惯,现在认为不管是为了谁,只要周围的人需要,就必须尽力而为。
  现在,我参加了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主办的「福岛世界青年学院2013」。考虑未来,持有危机感的参加者们给了我不少启发。

No.54  志贺 丽(会津若松市,地震时住大熊町,来自中国/2013年5月采访)

 东日本大地震发生时因住在大熊町,所以被迫避难,至今还住在会津若松市内的临时住宅里。长期生活在临时住宅里所引起的不安,和地震后又有所不同,对于居民之间的交往也有烦恼的时候。我认为重要的是接受不同想法的人并互相帮助,同时我特别珍惜各种需要我的机会。
  町政府给临时住宅的各家都发放了平板电脑,利用电脑可以确认从町政府来的通知,打网上电视电话,进行居民间的网上谈话。我自己也购买了智能手机,虽然操作还有些不习惯,但是不想引起信息不足的局面。

No.53  川村 惠美(福岛市,来自美国/2013年5月采访)

  地震后立刻和两个儿子一起,到位于山形县酒田市丈夫的老家避难,当时因为考虑到儿子们的健康是最重要的。现在还有地震发生,对于核辐射也还有不安,但考虑到家里人还是应该在一起生活为好,所以在今年3 月份又回到了福岛市。儿子们也回到了原来的小学,和原来的小朋友重逢,在外面尽情的玩儿。
  7 年前,当要从居住的千叶县成田市要搬到福岛市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说“福岛绿树成荫,食物也美味可口,是居住的好地方”。但是东日本大地震发生以后情况有了180 度的变化,至今为止还有好多事在被误解。我认为正是因为自己在避难以后又回来了,所以更应该把自己的生活是安全的,健康的这个情况告诉大家。并且希望重新再有众多的游客来福岛观光。

No.52  阿德姆·贝林 (福岛市,来自加拿大/2013年5月采访)

  去年夏天,我作为ALT(外语指导助手)来到福岛市工作。来之前,有对此不赞成的家人,但是我认为东日本大地震后已经一年多了,所以我本身对于在福岛生活并没有什么犹豫和不安。来到福岛以后,对于地震和核电站事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并且亲眼看到对于谣言和逆境决不认输,坚强生活着的众多县民。ALT 的任期到明年夏天为止,在这段期间内,我想多积累一些在福岛县的宝贵经验。除了人与人的相逢之外,还想多参观一些名胜之地,多欣赏一些美丽的自然风光。

No.51  赵 yong姬 (郡山市, 来自韩国/2013年3月采访)

  地震后,住在县内我的外国朋友们几乎都暂时回国或离开福岛了,但是对我来说没有「回国」「避难」这些选择。而且至今为止,我也认为我的这个选择没有错。我在郡山市与家人一起生活了十七年,比起是「外国人(韩国人)」来,我是「郡山市民」的意识比较强烈。
  现在,我在郡山市和矢吹町的公民馆等担任韩国语和韩国料理教室的老师。地震以后,我感觉到如果能有废寝忘食的事情做的话,人会变得精神抖擞。来听我讲座的各位都持有各自的目标,非常主动的参与进来,对此我也想给大家助一臂之力。4月份将有新讲座开始,我在教韩国语的高中也快到新学期了,到时将会遇到新人新事。我非常高兴地在等待着这一天。

No.50  查米拉 卡鲁那缇雷克(会津若松市,来自斯里兰卡/2013年2月采访)

  我生活在会津地区,虽然这里东日本大地震的受灾程度较轻,但是因为有一段时间电话打不通,无法取得联系,感到非常不安。地震后,我跟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前往灾区参加义务援助活动,亲眼看到海啸过后的悲惨情景。遭受了严重灾难的日本人民还那样努力奋斗、克服困难,使我始终难忘。对于日本人民的不屈不饶的精神我感到非常敬佩。有了这次的经历,我开始更强烈地意识到核电站与核辐射,主动去查询核辐射安全范围来与福岛县的现况做比较,从而了解其对住在福岛的人们身体会有哪些影响等等。现在我对核辐射问题有了正确的判断能力,因此在生活上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会津对我来说是「故乡」。我深信福岛县一定会重建,并期待着亲眼目睹重建后的新家园。

No.49  Tameria Brent(磐城市, 来自美国/2013年2月采访)

我从2009年开始在磐城市生活。地震前后都在磐城市。我在磐城Amity英语会话教室工作。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也很喜欢我的同事们和来这里学习英语的孩子们。感谢命运的安排能在这里工作。地震后,我去了枥木县那须,在那里一共呆了三个星期。等到英语会话教室重新开学并得知我住的公寓做过安全检查以后,我回到了磐城市。避难期间我一直同平基督教福音教会的大家族和朋友们在一起。当时远离磐城,让我觉得很难过,但是很幸运能跟关爱别人的朋友们在一起,受到了他们的关心和照顾。
  我很喜欢磐城,希望今后能长期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人们也非常非常好!通过在磐城的生活,我结识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朋友们,他们可以说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也正是因为地震,我们的家庭越来越大。

No.48  赵宇浩(福岛市, 来自中国/2013年1月采访)

  2011年5月决定来福岛大学的时候,由于东日本大地震刚发生,家人和朋友都劝阻我不要上福岛。我能理解父母担心我的心情,自己对核电站事故的问题也有很多不安,但还是不愿意改变所选择的道路放弃来福岛。后来得知,那一年从中国国内来的留学生就是我一个。
  我认为福岛的魅力在于其美丽的自然景观。我从小生长在中国的城市,所以觉得有着青山绿水的环境和清澈空气的福岛非常适宜生活。
  现在的季节,每天能眺望看到吾妻小富士山银装素裹的美丽雪景,觉得心情得到了陶冶。
因为震灾,福岛的美景得不到众多的欣赏的状况让人难过。我会不断告诉我周围的人们,福岛的清新空气、美丽景色和美味食品和以前别无二致,没有任何问题。

No.47  Jayne中田(磐城市, 来自新西兰/2013年1月采访)

震后过了一年的时候,我觉得已经没事儿,因此到小名滨港去了一下。去小名滨港,现在不那么紧张了,不过,为了行动方便,我还是穿着运动鞋去。
上周末,我领着一岁半的女儿去水蓝色福岛水族馆玩儿。女儿兴致勃勃地看着各式各样的海洋动物,显得很开心。听说这所水族馆重新开业后来访者不多,所以我一直很想来到这里,表示一下我的一份支持之心。当天早上,我很早就去。可是已经有不少人在参观。我看到了种种海洋动物,觉得非常有意思。然后,我上了展望台享受了眼下的风景。我认为这里从幼到老谁都能够过得很愉快。
我已经在磐城住了十年。发生大地震时,我以为这里可能会变成一座废城。但是,这是完全错了。震后快两年了,现在这里恢复了活力,迁入者也不断增加。
听说也有很多人想到磐城避难,在这里开始新生活。为什么这么多人想搬到磐城来呢?我想是因为这坐城市有亲切感,气候也好,而且离自己原来的家不太远的原因吧。听朋友说,仅仅这两年里,磐城的人口增加了20,000人。听说出现了房荒,也有人等待空房。
招聘启事多了,新房子也多了。这是好事,值得高兴。可是,随着人口的急剧增长,同时也出现了负面影响。比方说马路拥挤,看病需要排长队等等。我衷心希望早日恢复基本生活建设,这种情况得到缓解。

No.46  嘉雷德•罗加资(须贺川市, 来自美国/2012年12月采访)

  我作为ALT来到镜石町已经有7年了。
  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市内的小学,帮助诱导哭哭啼啼的孩子们避难。当时很担心家是不是震塌了,所幸电水都没问题,所以就让家震坏的朋友来我家住,也让停水停电的朋友上我家来洗澡。
  地震刚过后,外国人朋友中有短期避难和回国的,但我很喜欢福岛的自然、温泉、滑雪场等等以及亲切和善的人们,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块住着很多朋友的土地。现在一度回国的朋友们也渐渐回来了。
我时常参加附近神社的社祭和当地的一些节日活动抬神桥,也参加野营,结交了很多当地的朋友。最近,我还参加大鼓班,和孩子们一起学打鼓,也加入了镜石町的垒球队。对我来说,现在的生活比灾前更丰富,更有乐趣了。

No.45  猪俣和美(会津美里町, 来自越南/2012年11月采访)

  我在会津若松市内开了一家越南料理的饭店。
  我很小的时候,来到日本,已经在会津住了30多年。住在会津地区的越南人经常找我商量和聊天。
  地震后不久,我做了越南饭菜慰问灾民。因为这个缘故,在会津避难的灾民们经常到我店来光顾,不仅越南人,很多东南亚人都来品尝故乡的菜肴在这里加深交流。

No.44  菅野ERI V.V.(福岛市, 来自巴拉圭•阿根廷/2012年10月采访)

除了因为是我丈夫的故乡之外,我移居到福岛的理由,不夸张地说是因为被福岛的自然之美所吸引。
春天盛开的山樱为群山增添了一道淡淡的对衬色宛如东山的绘画。满是绿色的夏季、楚楚可怜的秋樱(大波斯菊)和金色  稻田装点的秋季、宁静的白色冬天。
我喜欢如此美丽的福岛。
那个悲伤的3月之日已过去1年8个月。
人们的脸上渐渐重现笑容。
几天前,我在吾妻公园的银杏树丛中散步,遇见了一对孩子和他们的妈妈。
孩子们说他们在捡橡子给爸爸。
然后,竟然把其中一个送给了陌生人的我。
孩子们的笑脸在银杏树丛的黄色光芒中也显得非常绚烂。
现在那颗小小的橡子就在我的桌上,让我想起那温馨的一刻。

No.43  佐佐 本佳玛丝 (福岛市, 来自泰国/2012年10月采访)

  同丈夫和两个儿子在日本生活已约有4年,经历如此之大的地震还是头一次。地震时,全家人在家正好要出门。如果当时,都是单独一人的话,一定会很不安。地震后,一些很亲近的朋友主动来打招呼,耐心地听我说话,让我感到很欣慰。
  核辐射和核电站事故当然是很令人担心,但看新闻也听不懂日语,得不到正确的信息更让人不安。一直坚持在日语教室学习,但还是有很多日语不会。所以,我现在为了今后在福岛生活上没有困难,除了学习之外,平时还积极地和周围对话和沟通。

No.42  斯高特•阿鲁嘎多(加拿大/2012年9月采访)

大家好,我是斯高特•阿鲁嘎多。我从2001年到2004年在福岛县国际交流协会作为国际交流员工作了3年。之后,回到加拿大,继续学业获得了硕士学位,现在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福岛县的文化和社会史。  9月,时隔2年我又回到了第二故乡的福岛县,同朋友们重聚之后,走访了县内各地,了解了人们是如何理解并参与重建工作的。在走访过程中,也听取了县民们的各种想法和心声。
  并且我还在农场品尝了福岛美味可口的水果。 当然现在还存在很多课题,但我深深感觉到福岛县充满希望。我自己也会不断和福岛县的朋友们一起来思考种种课题,盼望一步一步扎实地前进。

No.41  朗恩 索恰克(郡山市,来自柬埔寨/2012年9月采访)

在三春香草花园。
  这里有美丽的鲜花和新鲜芬芳的空气,餐饮可口放心,所以我很爱到这里来。特别是,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口味的香草来泡茶品味。







No.40  佐藤沙西德(南相马市, 来自巴基斯坦/2012年9月采访)

  我1987年移居到福岛时过25年,已经获得了日本国籍,现在作为一个日本人生活在福岛。地震之后,有很多人都离开南相马市去避难,我所教的英语学校的学生也比地震前少了一半多。所以,只能开始以前曾经回绝过的企业的英语研修的工作。
  我选择继续留在南相马市生活。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留在这儿努力工作为南相马市的重建出力。
  今年5月,在加拿大做町议员的我的侄儿来到南相马市逗留了数日,他亲眼目睹了我们的生活后,安心地回了国。10月,我的亲弟弟也将从加拿大来这儿。我希望他们两人能把南相马市的真实的状况告诉加拿大的人们。

No.39  佐藤 娃拉珀恩(伊达市, 来自泰国/2012年8月采访)

我在我家的园子里种了香料植物。现在又多了一份品尝的乐趣。


No.38  原田AYA子 (福岛市,来自巴西/2012年7月采访)

  地震发生时我正好出门在岐阜,家里只留了高中生的女儿一个人。怎么联系也联系不上,担心得不行。后来女儿还算幸运,乘坐上了巴西大使馆准备的避难巴士,一星期后吧,在静岗重又会面。现在,孩子正常上学和小朋友们玩,我也开始正常工作。今后我们也打算留在这里,过一如既往的生活。

No.36  山本美花(福岛市, 来自韩国/2012年7月采访)

  在地震大国日本经历的大地震,然后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从未经历过的恐惧和无处可发泄的感觉,那场事故已经过去了1年零4个月。
日常生活对于生活在福岛市的我来说,放射线铯的问题是最头疼的。饮水,蔬菜和肉制品都只能购买从国外进口的。日积月累每天的生活中积累了太多的精神压力。我想有同样想法的人决不仅仅是我一个。
我的消除精神压力的方法是和我所教的汉语教室的学生们一起去韩国,在练习韩语的同时,深深地呼吸新鲜的空气,多摄取营养,做一下按摩。既然今后还要住在福岛市,这样的生活方式看来最适合现在的自己。

No.35  马克史密斯 (富岗町, 来自英国/2012年6月采访)

  马克在地震后,从富岗町避难到了会津若松市。职业是英语教师,做为兴趣爱好,经常开展电子音乐和合成器的演奏活动。活动场所主要是在东京和北海道等县外城市,预定今年6月在会津若松市举办一次,札幌市举办三次现场演奏会。
  马克向记者说「我在县外开演奏会的时候,总是胸怀来自福岛县的自豪站在舞台上。地震后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我认为通过坚持不变继续地震前开展的演奏活动,才能体现自我,这才是福岛的重建。
  3月举办的演奏会已经上载至YOUTUBE,请大家观看。http://www.youtube.com/watch?v=VPuBq0e5qWU&feature=channel

No.34  服部秀子(二本松市, 来自中国/2012年6月取材)

  地震后,出现变化的是工作减少了。我在温泉旅馆工作,现在每周只有1,2天的不定期的活。以前有很多中国、韩国以及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来的外国游客。现在完全没人来。
  今年5月开始,我去学习考介护2级资格。等资格考下后,准备做介护的工作。去年自家的菜园没能种,今年开始种了一些土豆、玉米、黄瓜等蔬菜。我决定留在这里居住。比起放射线本身,我认为担心放射线的危害而淤积的心理压力更可怕。所以我尽量不去太在意核辐射,过着照常的生活。

No.33  徐秀莲 (福岛市, 来自韩国/2012年5月采访)

最近天气转暖,散步也成为了乐趣。
这是因为,我能和我家的小狗一起散步,它的名字教「萨朗」。
一个人散步有点寂寞,但有萨朗作陪,每天早上我都出去散步。
我最喜欢的字是「爱」。所以尽管它是雄的,小狗的名字取做了「萨朗」(韩语意为爱)。
如同它的名字,它的样子好可爱,奔跑的姿态也特别可爱,我现在很喜欢散步。



No.32  星蕾妮(福岛市, 来自印度尼西亚/2012年5月采访)

  在地震以前,就经常有印度尼西亚人到我家聚会,大家一起边吃印度尼西亚的饭菜一边聊天。他们有些是研修生,有些是护士候补生,也有些是国际结婚来的。地震之后,我们也继续聚会,加上最近新来福岛的人,现在基本上每月聚一次,每次都有十几个人。前些天,县国际交流协会发来了放射线和健康讲座的演讲录,我把讲演的内容翻译成印度尼西亚语给大家讲了讲。大家对于放射线的担心也消除了很多。自己在福岛已经快20年了,大家都爱找我商量,可以说他们都把我看作妈妈了。

No.31  Tran Doan Dung(福岛市,来自越南/2012年4月采访)

 地震发生后,持续一周断水,我和住在附近的亲戚们一起去打水。周围老年人较多,他们打水都很困难。震后,有好几天和在越南的妈妈联系不上,她担心得都哭了。但我已经在这里安家立业,所以没有马上回国避难。最初的几个月我也担心核辐射的问题,也犹豫是否该吃福岛产的蔬菜。现在生活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地震前的状态。我现在反而刻意挑选福岛产的蔬菜和水果吃,希望能为福岛的重建做贡献。希望日本全国的人们也能多购买福岛的产品,来福岛观光。

No.30  嘎拉鲁 阿哈玛德 (福岛市, 来自埃及/2012年4月采访)

2012年4月28日拍摄的二本松市的合战场的垂樱的照片。
今年,我第一次看到樱花。太美了。
夜晚灯光映照下的樱花也是那么美丽。
就是有些遗憾花期只有短短一星期。

No.29  石田赛茜丽亚(福岛市, 来自巴西/2012年4月采访)

福岛市被群山围绕,一年四季可以饱览自然美景。去年的大地震之后,春天又再次来临。今年车站前的鲜花时钟也把分分秒秒的春天步伐告诉我们。看到鲜花时钟,赏花会别有一番景致吧。


No.28  城坂爱(王宏伟)(须贺川市, 来自中国/2012年4月采访)

  我有两个还没上学的孩子。地震后,有很多家庭至少在周末会带孩子们到放射线量低的会津或县外去,让他们能在户外无拘无束地玩耍。我也和几个熟悉的中国来的妈妈们去会津做合家旅行,在交谈中,我得知她们都多少有着不懂学校的习惯、孩子们不会说中文、母子对话有困难等等的烦恼。既然如此,我们就想到了大家成立一个会一起来解决这些烦恼,于是我们就成立了「TSUBASA」这样一个会。现在会的活动有每月两次在附近公民馆给孩子们上中文课。目前已有7,8个家庭成为会员。我希望孩子们长大后能以拥有中国人妈妈为自豪。

No.27  森合帕萨达(郡山市, 来自泰国/2012年4月采访)

  来日本快10年了,那样激烈的地震还是第一次。当时我都想到「这下可完了,这就是命运吧」。至于核电站的事故,日本人朋友同我联系我在知道的。所幸我准备了一点食品和水,所以开始一段时间一步也没有出门。也曾经想过回国,但考虑到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住在附近的泰国人也常常关照自己,自己并非是孤立无援的,所以就决定留在这里。当然核电站的情况,现在也还是很担心,经常也上新闻。但是放射线眼睛也看不到,反而太在意的话无法生活下去,只能自己当心身心的健康管理了。

No.26  真步仁肖恩(福岛市,来自加拿大/2012年3月采访)

  我和妻子关于核电站事故认真地考虑了很长时间,考虑下来,决定在家里的院子和房屋除污完成之前,还是把孩子寄到在南会津的孩子外婆家。放射线的水平以及家里的除污等等头疼的事很多。虽说如此,对于发生事故的核电站的名字是「福岛」,我们感到很遗憾。全世界的人们因此认为我们整个福岛县都卷进了这件惨事。我们非常热爱有着众多朋友和家人的福岛,我们的家和工作对于我们也很重要,我们希望住在这里。从食物的放射能测定的改善和彻底地除污开展我们看到了希望之光,期盼这些不会因政权的交替发生改变。

No.25  三瓶纯惠(浪江町,来自中国/2012年3月采访)

  3月12日的晚上,町政府用无线广播通知大家到津岛一带避难。当时以为2,3天就能回家,早上全家匆匆地带了一些随身物品就避难了。其后,转换了好及处避难所,到了8月才住进了福岛市内临时板房。我的两个孩子都还在上小学,孩子们在没有心理准备的状态下突然避难,在人生地不熟的避难所和临时板房生活,转到新的小学,他们好像还是有他们的烦恼。在浪江,我们5年前刚盖了新房,贷款还剩很多。想得太多也没有用,现在只能顺其自然。

No.24  嘎拉鲁 阿哈玛德 (福岛市,来自埃及/2012年2月采访)

  地震当时,我还在埃及。我让先回了福岛的妻子马上回埃及,但得知她在为福岛工作后,我还是尊重了她的选择。4月,我开始了和妻子一起在福岛市的生活。埃及的媒体只报道核电站事故,所以我们只了解到不好的方面。现在我通过兴趣爱好的摄影,拍摄众多的福岛的美丽风景,上载到因特网让全世界的人们来了解福岛。前些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雪。我还以为是白色的花瓣飞了下来。雪花飞扬的景色美得让人感动。我把那时雪景的照片也登在了网上。希望会有很多人看到照片后触发来访问福岛的愿望。 http://bit.ly/A9e3jX

No.23  永田丽赛(磐城市,来自汤加/2012年2月采访)

  地震后的一个月,我一直在照顾邻居单身居住的老人,和他县的汤加人一起到避难所做饭,每天都很忙。一个人在汤加赴任的丈夫好几次让我避难,但当脑海里浮现出一直受到照顾的邻居们,英语学习班的学生们,朋友们的脸庞时,我怎么也不能扔下他们独自回汤加避难。5月英语班又开始上课,现在生活已经完全恢复到了灾前的状态。我在福岛生活已经有35年,福岛是我的故乡。现在我每天都尽量想一些开心的事,向前看,过好每一天。

No.22  洛佩斯(福岛市,来自菲律宾/2012年1月采访)

  我们有3个孩子,1岁,5岁和7岁。地震发生后,水和煤气都断了,再加上担心核辐射,全家在16日去了东京避难,后来又回了菲律宾避难。因为考虑工作的缘故,只能把3个孩子留在老家,夫妻两人在5月回到了福岛。现在虽然通过SKYPE等能和孩子们取得联系,但不能在一起还是非常寂寞的。由于孩子们的签证快要到期,今年3月份准备让他们回来一次,也还是担心核辐射的影响。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在外面玩耍,饮食方面要注意些什么,回来后能住多久,心里还是很不安。

No.21  徐京美(磐城市,来自美国/2012年1月采访)

  地震我家房屋全毁,最初一段时期只能和儿子住到避难所和朋友家。丈夫当时在美国工作,震后着急赶回,全家聚在一起时已经是18号了。接着就开始找着借独户的租赁房,找到后开始了租房生活,到现在也还是不习惯。丈夫在鹿儿岛找到了新的工作,今年夏天我们将搬到鹿儿岛去。地震过去已有10个月了,报纸和电视几乎天天都会提到有关「重建」,「核辐射」,「除污」方面的消息。刚开始非常紧张没有余力来考虑太多的事,说实话最近觉得很累。现在想来,自己的身心状态更需要重振。

No.20  菅野正美(二本松市,来自菲律宾/2011年12月采访)

  地震刚刚过后,有很多灾民从浪江町来这里避难,我和邻居一起去避难所做了志愿者。虽然地震和核辐射很令人恐怖,但相比在地震中失去亲人和家园的人们,我们还算好。现在,做饭时,孩子们用的是县外产的大米,所以每顿饭都要煮两锅。每天都感觉和看不见的放射线在作战。但只要全家在一起就一定能坚持下去。现在为了减轻精神压力,刻意尽量多参加各种活动。

No.19  张 群(福岛市,来自中国/2011年12月采访)

  我在市内经营一家中餐餐馆。地震发生后,才装修了不到一年的店里一片混乱,由于停电和断水无法营业,感觉无所适从,确实当时的打击很大。后开渐渐地老顾客们又开始来吃饭,现在还勉强能维持。这也是因为一天也没中断营业,勤勤恳恳地工作得到了客人们的信赖的缘故吧,可以说是一笔很大的财富。由于地震的影响,旅游业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的同行的旅馆的厨师们有很多都失业了。希望政府能早日拿出重振经济和生活的对策。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向人们提供美味可口的饭菜,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过好每一天。

No.18  青大嘎 库马拉(郡山市,来自斯里兰卡/2011年11月采访)

  这次的地震使我们的家庭分散各方。中学3年级的儿子和妻子震后不久去了名古屋寄身在朋友家,后来就直接回了斯里兰卡。之后,儿子去了美国的高中留学。日本的技术力量非常强,希望能聚集专家们的智慧,尽早开发出去除放射线的技术。现在尤其担心的是肩负未来重任的孩子们的健康。不赶快采取对策的话,会出大的问题。我从到日本大学工学部留学以来,一直受到福岛的很大的关照。福岛是一座福之岛,我的家园除福岛别无他选。大家一起来加油吧。

No.17  朱云飞(福岛市,来自中国/2011年11月采访)

  地震后,很快我就和妻子带着5岁的儿子暂时回了中国。现在孩子托给了在国内的父母带。生活虽然恢复了原样,但工作内容却改变了很多。我现在从事的业务主要是接收亚洲来的留学生工作,由于核电站事故的影响,以往的工作方式的话,很难招到留学生,现在只能附加多种优惠条件。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放射线对于孩子们的影响。什么时候才能和在中国避难的孩子一起生活,将来的生活设计难以展望是现在的实情吧。

No.16  崔瑜娜(福岛市,来自韩国/2011年10月采访)

  我是韩国来的留学生。地震当天,我和韩国人朋友一起到了避难所避难。第二天我的父母打电话来告诉我核电站出了事故。我就和朋友一起坐巴士来到福岛机场,很幸运乘上了14日飞往首尔的航班。大学开学后,我想还是应该自己来看一下福岛的情况,在5月8日回到了福岛。很意外,这里的情况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当时,我为了随时能避难,随身带着护照,担心放射线一直带着口罩。现在也不做什么特别的防备了。我来日本留学时,下了决心要从日本的大学毕业。现在也有信心不忘初衷完成学业。

No.15  小岛阿巴蕾西达(福岛市,来自巴西/2011年10月采访)

  地震的时候,我在本宫市工作。回到福岛市家里时已经过了晚上11点。后来发生了核电站事故,15号我和丈夫一起乘坐巴西大使馆准备的巴士前去东京,然后回了巴西。回国后,我每个星期都和留在福岛的巴西朋友通电话了解福岛的情况。当渐渐情况稳定后,6月6日我又回到了福岛。我也很担心核辐射的问题,但担心也没有用。现在对地震非常敏感,为了以防万一及时避难,我准备了一个装有最喜欢的酱汤方便面的包放在门口。日本经历过广岛和长崎的考验,我相信这次的困难一定也能战胜。

No.14  安德鲁 查普曼(会津若松市,来自美国/2011年9月采访)

  我从2011年5月开始在会津若松市国际交流协会工作。地震发生时,我正好在从台湾飞往成田的飞机上。飞机结果只能转降到关西国际机场,当晚我住在了神户。第二天好不容易搭上了飞成田的班机,并且乘上了唯一一趟从东京到会津的巴士。
  会津的景色和我2年前来旅游时看到的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游客人数,尤其是来自海外的急剧下降。会津在地震中几乎没有受到严重损坏,但出于对核辐射担心造成的影响非常巨大。农家们在县内外的农产品销路受挫。尽管发生了这场灾害,我还是决定重回日本,希望能在此艰难时期,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在会津的外国人,在此同时为那些希望为重建出力的人士提供信息。

No.13  高桥 莉莉亚娜(相马市,来自墨西哥/2011年9月采访)

  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墨西哥准备婚礼。因为当时,我丈夫还在日本,婚礼不得不被取消。他告诉我家被海啸冲走,他家经营的幼儿园也被做为避难所之用。墨西哥的媒体对地震的报道,都将事态渲染得非常糟糕,我只好从网上找信息想减少些许担忧,但仍旧是非常焦虑。当时我就想马上回日本,但我在墨西哥的家人担心停水断电食物匮乏的情况下,我会给日本的家人增添负担所以没有同意。一个月之后,我终于回到了日本,在墨西哥的父母虽然很担心核辐射的问题,当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帮助重建,他们也为我感到高兴。我回来之后,就开始在幼儿园做助手,我们组织了很多活动,得到了广泛的援助。幼儿园半数的孩子们失去了家园或亲人,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我必须回到这里,来帮助这些孩子们渡过这段艰难时期,重新找回他们的笑脸。

No.12  路易斯 古思塔博 奥利北拉(福岛市,来自巴西/2011年8月采访)

  我的女儿去年12月刚刚出生。地震发生后,水、电和煤气都中断了,商店也停止营业,奶粉和纸尿布都买不到。妻子因为精神压力,母乳也停了。核电站事故后,我们到了妻子的祖国新西兰避难,住了1个半月左右。现在一切基本恢复正常,生活也就是这个样吧。很遗憾不能让女儿骑在脖子上,随意带她到外面去散步玩耍。现在桃子上市了,我很爱吃福岛的桃子。对我来说,福岛的桃子世界第一,可是现在吃当地的桃子还是有反感情绪。我也是学的农学专业,所以非常理解农户的感情,但是…我相信如此现状必定会改善,我们要抱着希望面对每天的生活。

No.11  Lyu Gene(新地町,来自美国/2011年8月采访)

  自3月11日的大地震以来,我的生活应该说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不便的地方还是随处可见,但比较起周围的人们所遭遇和见到的更严峻的场面,任何人都很难再有所抱怨。现在,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至少我还活着。如果一定要让我说有所改变的地方,那就是我对生活的看法了。看到福岛上下齐心协力,勇敢地面对灾后重建的重任,让人感到惊叹和心悦诚服。我们福岛的ALT的群体让我再次体会到感激和自豪。他们的相互帮助和他们对于当地社区以及福岛县的支援和倾力让我感到敬佩。

No.10  徐 秀莲(福岛市, 来自韩国/2011年6月采访)

  地震发生时,我正好从孩子的毕业典礼回到家,刚把车停在家门口。当时震动之大,我不禁在心中大叫“家要倒了”,“神啊,救救我们吧”。震后由于核电站事故的发生,丈夫留在福岛,我和两个孩子到了东京的熟人家避难,一直住到3月底。进入4月,孩子们因为要开学,所以我们就回到了福岛。看到现在仍有众多的灾民在避难所过着不便的生活,我就想为他们做些什么。于是我就想到了用我的歌声来鼓励大家,现在我正在前往县内各地的避难所,为在那里避难的灾民们演唱原创的声援歌曲「从3月11日朝向明天」,希望以此为大家带来勇气。

No.9  桑杰 帕里克(郡山市, 来自印度/2011年6月采访)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核辐射。学校已经开学,我的两个孩子,一个是中学生,另一个是高中生回到了这里。核电站事故刚发生之后的13号,我把他们两人送到了离家250公里处的川崎市内的亲戚家,住了一段时间。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用概率论做解释,但对于居住在当地的人来说,这些东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一家,因为孩子的学校问题、大人的工作问题、以及一直生活在这里的爷爷奶奶们的照顾,只能留在郡山。现在经常在周末,前去会津的温泉去放松一下心情。

No.8  刘 延廷(福岛市, 来自中国/2011年6月采访)

  现在大学3年级。地震后,曾经一度在朋友家和避难所躲避。15日乘坐中国政府派发的巴士前往新潟,然后回国暂时避难。因为大学的开学,我在5月10日的晚上回到了福岛。第二天,等我到了大学,看到戴口罩的人也没有想像的多,大家都同以往一样开开心心地在参加各种俱乐部的活动,我觉得非常感动。当然,我回福岛时,是持有不安的情绪的,但是看到大家的生活学习景象,我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没问题的,一定要再坚持2年到大学毕业」。我们福岛不会向灾害低头,「加油福岛」。

No.7  石田 赛茜里亚(福岛市,来自巴西/2011年6月采访)

  当时我正好回了巴西的娘家。在地震发生2天之后才同留在福岛的丈夫联系上。虽然13号回到日本,因为新干线停运,高速巴士的票也买不到,从成田无法回家。最终到了28号才回到了福岛。看不到在外面活泼玩耍的孩子们,脑子里老是想着核辐射的问题,以前极为平常的一些生活现在都变得不平常和艰难,种种变化让人深感遗憾。但是,在如此状况下,我们也要寻找生活的乐趣,生活下去。我非常热爱福岛,盼望以往的福岛生活早日恢复。

No.6  夏鲁马 那岚达鲁(福岛市,印度/2011年6月采访)

  我来日本已经有10年,在福岛市内经营两家印度餐馆和一家二手汽车销售公司。地震发生后,因为无法购买到饭店的烹调材料暂停营业了一星期,期间几乎每天我都和员工到市内的避难所为灾民提供饭菜。现在饭店和公司都已重新开始营业。但是,由于受核电站事故核辐射问题的嫌疑,二手车的销售虽然在福岛县内销路没有问题,但是外县来购买的人大幅减少,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的话,会给经营带来很大的困难。值得欣慰的是,员工们都留在福岛坚持工作。

No.5  库萝依 芜玎(郡山市,英国/2011年6月采访)

  我是受聘于郡山市的英语外教。地震当天是我任教的一所小学的第3学期最后一个上课日。回家后,发现家里的东西震的满地都是,乱七八糟。我的邻居担心我一个人在家,让我到他们家避一避,在他们家一直等到天亮,才没有感觉到任何孤独无助。新学期开学后,当我来到学校,孩子们欢呼着迎接我,让我感到特别激动。核辐射的问题给孩子们带来了种种困难,我希望为他们打气加油。虽然核辐射让人担忧,我爸爸告诉我现在的放射能的数值没有问题,所以我目前还比较放心。地震之后,我仍旧继续学日本的茶道,唯有在练习茶道时,才感到身心一下子从焦虑和烦扰中解脱,无比放松。

No.4  高桥耶缇(川俣町,印度尼西亚/2011年6月采访)

  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正好在参加育儿志愿者的活动。我先把参加活动的学龄前的孩子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避难,等震动平息我确认了会场的门窗关闭之后,才回了家。我家一直是用的井水,所以地震之后也没有断水可以照常使用。可是因为不是自来水,不属于町政府的核辐射程度的检查对象,现在反而不知道到底饮用是否安全。我家房子已有一百多年,地震中损坏严重,我去町政府开了罹灾证明书,关于损坏的状况没说得很清楚,很担心是否能得到正确的评估。我的孩子还都只是小学生,考虑到他们的健康,想搬到关西地区去,但牵涉到转学等教育的问题,还是下不了决心。

No.3  吕学如(月馆町,来自中国/2011年6月采访)

  地震的时候,说实话,震动之强,我都做好了准备迎接末日到来的准备。之后强烈的余震不断,当晚我和我爱人还有2条爱犬在车里度过了一晚。核辐射的问题确实让人担心,但老是过于焦虑的话不益于身心健康,说不定还会导致生病。目前的放射线水平相比X光检查也算不上太高,现在只能调整心态把它当作自己人生的一部分,是自己的天命,用冷静的态度来面对。要生存下去的话也非得这么想不可。暂时回国的妻子也将在5月底回到日本,盼望着早日一起再和爱犬散步。

No.2  后藤凯瑟琳(福岛市,来自菲律宾/2011年5月采访)

  本协会菲律宾语翻译员后藤女士,在地震发生之后主动地通过FACEBOOK把福岛县的受灾情况以及本协会开设的地震信息中心的消息向国内外进行介绍,并且还主动肩负起菲律宾大使馆和居住在县内的菲律宾人之间的联络协调人的桥梁作用。后藤女士表示希望大家都能不受谣言蛊惑,获取正确的信息,做出冷静的判断。

No.1  手塚玲子(福岛市,来自中国/2011年4月采访)

  华人手塚女士,是本协会的多文化共生支援者。地震发生后, 全家居住于福岛市内的手塚女士在家里断水等艰苦条件之下,来到震灾之后开设的外语地震信息中心,坚持将县灾害对策本部发布的各种信息翻译成中文,并用中文热情接待咨询。在经历了这场谁都未曾体验过的大地震和海啸,核电站事故,以及接连不断的余震,任何人都感到不安无所适从的时候,手塚女士的积极向前看的工作态度和亲切笑容让所有前来咨询的朋友们增添了信心和克服困难的勇气。

〒960-8103
福岛县福岛市舟场町2番1号 福岛县厅舟场厅分馆2楼

TEL 024-524-1315

FAX 024-521-8308

星期二~星期六 8:30~17:15
休息(星期日、星期一、节假日、12月29日至1月3日休息)

(c)2021 Fukushim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All right reserved.